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如何重新卡位全球價值鏈?聯想集團董事長楊元慶解讀中國製造“躍遷”邏輯

如何重新卡位全球價值鏈?聯想集團董事長楊元慶解讀中國製造“躍遷”邏輯-水猴子水鬼图片

2020年05月28日 07:39:08 来源:如何重新卡位全球價值鏈?聯想集團董事長楊元慶解讀中國製造“躍遷”邏輯 编辑:库鲁伯亚拉洞穴

如何重新卡位全球價值鏈?聯想集團董事長楊元慶解讀中國製造“躍遷”邏輯

信息化初期,聯想以PC生意服務國人,如今走向智能化,聯想也在早些年提出了“3S戰略”,從智能物聯網、智能基礎架構、行業智能三個維度推進智能化轉型。

楊元慶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參會,他帶了六份建議“上會”,核心圍繞智慧經濟對中國製造的影響,領域涵蓋醫療、教育、數據安全等。在他看來,立足於中國製造的優勢,在第四次產業革命的機遇下,整體“躍遷”是中國實現本輪產業升級的最佳路徑。

“案板女孩”的後續是令人欣慰的,有的企業為小女孩提供了寬帶服務,她不再需要用手機熱點上網課,還收到了一些線上教育企業贈送的“學習大禮包”,就連設備也煥然一新——聯想集團贈送了她一臺新電腦。

“教育在阻斷貧困代際傳遞中,有著基礎性和持久性的作用。”楊元慶認為,著眼教育事業長遠發展,必須繼續加強教育信息化基礎建設,強化教育信息化的大規模供給能力,提升教育信息化智能水平,以此進一步實現優質教育資源共享,助力教育高質量發展,讓孩子不管在哪裡,都能享受到科技的福利,獲得優質教學資源,看到更遠的世界。

不久前,一位在案板下上課的小女孩意外引來億萬網友的關註,彼時“後浪”話題正熱,人們將“後浪”中體現出的前沿數字科技和“案板女孩”的處境對比,再次呼籲關註“數字鴻溝”。這一傳播學中的概念,隨著信息技術的進步,愈加引起人們的警惕。

如何重新卡位全球價值鏈?聯想集團董事長楊元慶解讀中國製造“躍遷”邏輯

K圖 00992_0  5月20日中午,楊元慶匆匆趕去全國人大代表駐地報到,當天恰巧是聯想集團發財報的日子,楊元慶為此請了半天假,在履行全國人大代表的職責前,作為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召開了媒體溝通會。

楊元慶進一步提出建議,認為“5G+工業互聯網+智能化”作為有效抓手,對加快製造業高質量發展至關重要。

不論是員工還是媒體記者,人們一般都叫他“元慶”,他看起來溫和儒雅,顯得很有親和力,交流中更喜歡直抒胸臆,是個坦誠的溝通者。楊元慶37歲時從創始人柳傳志手中接棒,帶領聯想集團走向了國際化;如今,聯想集團年收入近4000億元,PC市場份額穩居第一,已是中國製造的一面旗幟。

原標題:如何重新卡位全球價值鏈? 聯想集團董事長楊元慶解讀中國製造“躍遷”邏輯

在疫情尚未完全消除的環境下恢復產能到巔峰狀態是困難的,人力和零部件供應都是難點。楊元慶介紹,聯想用了兩招,其一是包車把員工接回工廠,打消員工對返工途中感染新冠肺炎的擔憂;其二是“抱團取暖”,和當地的中小企業合作,向他們的員工開放一些相對簡單的工作崗位,以共享員工對抗用工短缺。

在楊元慶看來,智能化不僅要在工業及企業中推進,還應當深入到教育中,用智能化“抹平”數字鴻溝,“武裝”國家的未來。

談中國製造:有很強韌性工廠是“中國製造”的基礎,抗疫進入穩定期後,工廠的復工復產成為經濟複蘇的主要任務。在北京降低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響應等級後不久,楊元慶先後到了聯想集團在深圳和合肥的工廠。

辨數字鴻溝:智能化抹平電腦等科技產品在此次疫情中銷量大漲,近日美國facebook公司還宣佈,疫情後將有一半的員工改為在家辦公,美國推特公司也宣佈允許部分員工永久在家辦公。

例如,學校的課程轉到線上,公司的業務轉到線上後,會帶動遠程辦公、遠程教育、遠程醫療等生活方式快速崛起,快遞、物流需求潛力的進一步擴張。此外,疫情造成的勞動力短缺引發了新一輪對自動化操作、工業級機器人和數字化解決方案的關註。而大數據、雲計算和超算等技術將助力新冠應急科研取得突破,疫情防控常態化後,人們對智慧城市公共健康管理的需求大幅提升,超高清直播、AR/VR娛樂等“宅娛樂”形式將更加流行等。

疫情造就了獨特的工作和生活環境,在線辦公、在線教育等意外提速,楊元慶認為,新冠疫情以一種意想不到的方式,讓智能技術變成了真正意義的“戰略必需品”。

零部件供應問題早在預料之中,短期供應問題尚可提前籌備,但長期供應需要整個供應鏈的努力,這也在考驗中國製造的韌性。“聯想花了很大的精力去幫助中小型的供應商恢復生產,因為哪怕是少了一顆螺絲釘、一個包裝箱,一臺機器都不能最終完成。”楊元慶表示。

楊元慶建議加強教育信息化基礎建設,通過政府購買、學校配置、企業支持等形式,解決貧困地區教育信息化硬件短板,保障貧困學生擁有基本信息化學習工具,另外,建立在線教育國家標準,加強在線平臺規範管理,同時還應當加強人工智能、大數據等高級專業人才的培養,提升人力資源對教育信息化發展的儲備與支持。

議智能技術:戰略必需品去年,聯想集團慶祝了自己35周歲的生日,其創始人柳傳志在去年底宣佈正式退隱江湖,在外界看來,楊元慶重構了聯想。

截至目前,聯想集團在深圳、合肥和武漢的工廠的產能已經恢復至100%。

這次的六份建議中,楊元慶有兩條建議都與教育有關。他建議通過一定的財政扶持政策,推動個人電腦等智能設備在貧困地區、欠發達地區推廣普及,實現教育扶貧、科技普惠,助力國家實現脫貧攻堅、鄉村振興的發展目標。

“新冠疫情發生前,新一輪的科技革命正在席卷全球,重塑產業格局,其速度、廣度和深度前所未有。人類社會從信息化、數字化時代加速邁向智能化時代。但儘管如此,智能技術滲透到社會的方方面面還是需要一些時間的。”楊元慶表示,從中長期來看,新冠疫情會進一步加速智能場景落地,讓5G、AI、大數據、邊緣計算、雲計算、物聯網等智能科技像空氣一樣更加全面地滲透到社會的各方面。

疫情期間,教育系統“停課不停學”,在線教育應用實踐在特殊背景下被迫加速,但同時也暴露出諸多問題,比如基礎設施承載力和支撐力不足,應用平臺繁多但互聯互通欠佳,教師信息化素養亟待提升,以及貧困地區貧困家庭缺少終端等。

“這場突發的疫情,在抗疫前期對中國製造業帶來一定衝擊,但同時也顯現出了‘中國製造’在全球供應鏈中的重要地位,顯現出‘中國製造’具有很強的韌性和抗風險能力,顯現出中國智能製造、產業升級的發展潛力。”楊元慶認為,除了聯想自身基於全球佈局的調度和運營能力,中國製造提供了很好的供應恢復基礎。

“將來電腦或平板很有可能變成人手一臺的設備,這會使得PC市場規模在未來兩三年的時間裡面持續擴大,我們估計至少達到25%~30%。”楊元慶向記者指出,疫情帶來的PC市場增長不是短期內的限定增長,未來隨著PC增長,還將帶來基礎架構等的市場規模增長。

但中國製造不能長久依賴人口紅利和資源優勢,楊元慶認為,此次疫情也顯現出中國智能製造轉型的優勢和產業升級的潛力,過去中國製造向人口要紅利,未來則要向智能化要紅利。

“我相信,在數字技術的助力之下,教育公平將有望逐漸成為現實。”楊元慶向記者表示。

“從歷史上來看,瘟疫和災難給人類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巨大衝擊和影響的同時,也會為科學的進步和技術的創新提供動力。在人類文明與災難高強度的對抗和衝突之中,對科學與技術的需求也會上升,從而促使創造力的大量涌現,這種正向循環,會加速科學與技術的創新,這不僅讓我們的生活更加美好,變革社會生產力,創造全新的生產方式和發展模式,更能推動人類文明邁向新的更高的臺階。”楊元慶表示。

此次疫情也促使楊元慶提出加快推動建設新一代互聯網醫療健康平臺的建議。他認為應當建立“國家醫療大健康超算平臺”,助力中國醫學大腦成長,並建議國家部署新基建時,進一步明確建設“千萬億”次計算能力的國家醫療大健康超算平臺。

在楊元慶提交的六項建議中,有兩條是關於推動製造業高質量發展的。他呼籲大力發展以數字化和智能化技術為驅動的智慧經濟,推動中國製造業實現“產業躍遷”,重新“卡位”全球價值鏈,在後疫情時代增強中國經濟的國際競爭力,實現高質量發展。

從“聯想少帥”到如今,本是為尋找出國“跳板”而進入初創聯想的楊元慶,沒想到一齣校門就找到了奮斗大半生的事業。

“在人類文明與災難高強度的對抗和衝突之中,對科學與技術的需求也會上升,從而促使創造力的大量涌現,這種正向循環,會加速科學與技術的創新。”近日,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專訪董事長·第二季》欄目專訪時,楊元慶指出,疫情以一種意想不到的方式,讓智能技術變成了真正意義的“戰略必需品”。

實現中國製造的“產業躍遷”,關鍵在於吸收足夠的“能量”。而“能量”從哪裡來?楊元慶認為,智慧經濟就是躍遷的賦能者。首先要加快以人工智能、5G、雲計算、工業互聯網+等為代表的“新基建”發展,進而重塑商業模式,促進創新增長,釋放效率紅利。

在楊元慶看來,中國製造的優勢不僅在於低成本,勞動力充足帶來的產業聚集才是更難以被取代的。一些企業可能向一些國家轉移某一產業,轉移供應鏈上的某個環節是容易的,但是轉移整個產業鏈,相對較小的國家目前還承擔不了,因為沒有足夠的勞動力供給,而供應鏈聚集對於低成本、高效率的生產製造是必不可少的。

“目前製造業領域依然面臨四個主要的難點和挑戰:數字基礎設施建設迫在眉睫;工業信息安全問題比較突出;應用場景和盈利模式有待挖掘;產業生態體系尚未完全成型。”楊元慶指出,5G是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支撐,工業互聯網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重要基石,通過工業互聯網催生更多數據,充分利用大數據工具和人工智能算法,可以改進各行各業效率和決策方式,加快各行各業智能化步伐。

友情链接: